听书 - 刀锋染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刀锋带血反射着刺目的阳光,接着就进入了一个人袖口,现场只剩下一个双手捂着喉咙,丝丝渗血的壮年男子。八≯一≧中文≥这个场景,顿时在闹市之中掀起了一股风暴,好事之徒趁机围观,胆小谨慎之人迅离开。

警方也得到了消息,介入了这件事情之中,经查证该遇害男子为一公司总裁,年方三十五,白手起家,忽然之间遭此横祸,实在疑点重重。警方迫于媒体压力,命令重案组迅展开了侦查。

、、、、、、、、、

、、、、、、、、

黑夜,一片荒凉的山野,有三个人正在慢慢地行走,不知道是为什么?他们在那里左看右观。不久有声音在黑夜之中响起,竟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盗墓贼,怎么还没找到地方啊?”

“你急什么啊,每一次开坟掘墓都是这么麻烦的,早跟你说了别来嘛。非要跟着,怪我啊。”说完这个黑影朝着一边的另一个黑影说道:“刀锋兄弟,你说是不是?女人啊,真是麻烦。”

旁边的黑影只是轻轻的笑了笑,但是女声又响起了。“盗墓的,如果不是考古研究非同小可,本姑娘会跟你来这个鬼地方,你还在那里嫌我烦,哼,等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忽然一声轻响,‘啊’的尖叫声响起,接着片刻的安静之后,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大笑声和一个男子的轻笑声。“胆子小成这个样子,还说收拾我?除了在床上,恐怕你没有什么地方,能收拾的了我了。”刚刚开口的男子,又说话了。

那个女子气的直哼哼,但是没有再开口说话,随着一声轻响,手电亮了起来。余光照在三个人脸上,只能隐约看到一个面貌姣好的女子,一个年轻冷峻的青年,还有一个年近三十的男子,这个男子正拿着一个手电筒。

“盗墓贼,你不是说不能有亮光的吗?”原来这个年近三十的男子就是盗墓贼,而那个青年就是刀锋了,至于这个女的,就是唯一的女孩子了。

“大小姐,你不懂就不要瞎讲,这是内行活。除了我这个地地道道的土夫子,你还有刀锋都不行。你就别在那里唧唧歪歪,耽误我干活了。行不行啊。从现在开始,闭嘴不要讲话,因为我们已经踏入了危险地带。”

说到这里,盗墓贼停了一下,接着大叫:“有鬼啊。”最后三个字说的时候,显得太过突兀,吓了大小姐一大跳。她嘴唇都在不停地抖,显得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不过天太黑了,仅仅手电光还是用来赶路,没有人看见,自然也没人理她。

刀锋也在慢慢地走,过了一会,他感到自己脚下,好像踩到了一个东西,而这个东西还在动,黑夜之中忽然遇到这种事情,哪怕是他本已千凿百炼的心脏,都剧烈跳动了一下。

接着整个人弹跳开来,皱紧了眉头,这么大反应怎么可能没有惊动别人呢?盗墓贼和大小姐都看着他,手电顿时也照了过去,只是手电在扫过去的时候,现了一双绿油油的眼睛,煞是吓人。大小姐已经用手捂住了嘴巴,盗墓贼倒是处变不惊,脸色连变都没变。

刀锋也已经冷静了下来,一只野猫在荒野里,尤其是黑夜之中更是显得恐怖。传闻野猫吃死尸,这是一个不能去想的东西,特别是现在。虽然来这里是盗墓,但是一直去想恐怖的东西,哪怕你神经再如何坚韧,也绝对承受不住这种精神上的恐惧。

大小姐是一个考古学院的高材生,对考古这个东西很感兴趣;盗墓贼是一个彻头彻尾偷坟扒墓的行家;刀锋却是一个神秘到极点的人。唯一让同行两个人知道的就是,他的身手极好,而且是一个并不专业的盗墓者。

这是一个意想不到的组合,但是那个中介人就是安排了他们走到了一起。不过在刀锋身上,大小姐还有盗墓贼都经常感觉不到温度,所以一般情况下,都是两个人在说话,刀锋充当一个听众与无声裁判。

慢慢地大小姐也从惊吓中调节过来了,盗墓贼用它特别的办法,已经找到了墓口。本来准备进去的,但是大小姐又出问题了,呆在那里一动不动。盗墓贼用手电照着她,也开始愣神起来。

刀锋看不清楚什么,也打开了自己的手电筒,与盗墓贼灯光聚在一起,看得更清楚了。也明白了盗墓贼为什么不说话了。

因为大小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脸色变得呆滞无比,两眼还泛白。说是吓傻了,那实在不可能。以她大大咧咧的性格,怎么可能被吓傻呢?但是如果说是中邪了,又没有什么风吹草动。

两个人都站在那里,而刀锋更是傻眼了,这叫怎么回事?他不是一个没见过血的人,相反地,他见的血比世界上很多人都多,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把他吓着了。太过诡异。

他看向了盗墓贼,按照他的心性,本来是不想管这个女人的。但是盗墓贼却向他点了点头,这就是说要做一会好人啦。实在想不到,一路上和这位大小姐吵吵闹闹的盗墓贼,竟然会这么好心去救她,刀锋不明白,也不想去想。

只要这次的目的达到了,他才不会去管什么救不救。盗墓贼向刀锋指了指大小姐的腰,刀锋皱紧了眉头,却看到那腰上盘着了一条腿。这一现,连刀锋都被吓出了冷汗,手上也沁着汗水。

下意识的看了看盗墓贼,只见他的脸色在余光反射下,也显得不是那么正常了。

刀锋轻轻地摸向了腰间,一把手枪下一刻已经握在了手里。眼睛眨也没有眨一下,刀锋手抬起,子弹飞出,前后不过数秒。真的很准,一下子就打穿了那条腿,换来的是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还有一滩青色的水,大小姐也软倒在了地上。

那个奇异的东西也不见了踪影,刀锋看着那个玩意留下的青水,他的心里在寒。这种神秘的东西,即便是他这种人,也会感到恐惧。盗墓贼走过来,向他比了一个大拇指,然后说了一声:“好样的。”接着就去看那位大小姐。

大小姐中了一点尸毒,还有一些子弹的擦伤,以及惊吓,别的就没什么了。两个人决定今晚不进墓了,等到这位小姐身体好了再进去。幸好有土夫子解尸毒专用的药,不然就是送到了重点医院,也是有死无活。

深夜无眠,盗墓贼与刀锋交谈了起来,刀锋经过刚刚的事情,也不是那么沉默寡言了。只不过说起话来,还是有些缺乏词调。按照盗墓贼的说法,他爷爷,父亲,还有他三代都是盗墓为生,这是一件令人不齿的事情,不过在他们眼里却不是这样的。

刚开始去盗墓的人,如果被抓到,都会被村子里的人火杀。连坟都没有,因为他们不配入墓。只是后来兵荒马乱,尤其是民国的时候,饿死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他的爷爷因为盗墓而救了全村许多人的性命。

什么死规矩在生命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了。为了不打扰死人,让活人饿死,这就是一种傻到了极致的行为。而这位盗墓兄已经挖出了十几座大墓了,有明朝的、清朝的、宋代的、甚至是唐朝的。这些都卖给了古董店。

盗墓贼还哈哈大笑着说:“这些死人的东西,很多都出现在了那些出了名的有钱人家里。平时他们连坟都是绕着过,觉得晦气,影响财运。现在却戴着坟里来的东西,到处去显摆,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刀锋从来没听一个人这么喜欢自己的行业,他对自己的行业甚至没有了感觉。因为盗墓贼是一个盗墓的,而他自己则是一个杀人的杀手,他摸出了自己的那把刀,那把跟了他十年的刀。在黑夜之中,这把刀还是那么锋利。

刀锋轻轻地把刀放在了自己的左手掌上,轻轻的一划,鲜血涌出,盗墓贼看着这种自残的行为,很是不解,但是他看刀锋眼神很清澈,身上也无异物就没有说什么。只是刀锋上还有血,不停的滴落在地上,刀锋的眼神也显得迷茫不已。

刀锋被盗墓贼的话,引得想起了过往曾经,不由得出了神,再没有理会盗墓贼。小的时候,在孤儿院里生活的不怎么好,要么是被克扣饭食,要么被一些人欺负。

那个时候,除了想着尽快长大,就是想着有人可以来领养自己。因为大家都说,有爹有娘的人,会有很好的待遇,可以吃饱睡暖。

后来终于有一位叔叔来领养了自己,本来以为可以跳出苦海。却不曾想去的地方简直是十八层炼狱,那里有很多孤儿,男的女的数之不尽。但是却很少有人活下来,如果不是一个小女孩,刀锋早就死了。

杀手是经过无数的血,浸泡出来的,刀锋更是亲手杀死了无数的同伴。用他们的鲜血踩出了一条生路,用他们的血肉来当做食物。在最饿的时候,他吃过人肉,在最渴的时候,他喝过人血。

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是野兽还是人。但是他记得一件事情,死也不会忘记,那一天是一个小女孩的死亡日期,四月初四。小女孩当时十一岁,活生生的被一群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致死。

那猖狂的的哈哈大笑声,至今回想起来,依然觉得是那么刺耳。那个小女孩在刀锋八岁的时候,曾经因为他浑身是伤,撕下了自己本就不多的衣服,为他包扎伤口。

在他九岁的时候,因为被打得半死,而被认为是废物,一滴饭都没有。饿了整整三天,险些饿死,是这个小女孩一天忍饥挨饿,把饭全让给了他。

刀锋曾经过誓,长大之后,要永远守护这个女孩。可是她却死在了他的面前,还是那么的凄惨。

、、、、、、、、

、、、、、、、、、

刀锋醒过来了,竟然躺在了一条床上,他感到很诧异。这是怎么回事?等看到了进来的人,刀锋的眼睛瞪得比铜铃都大,这位大小姐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而且说的话还那么离谱,竟然是叫自己去上学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