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魂弑苍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幻域极南,是弱小妖族的生存之地。﹤

这里,气候寒冷,常年飘雪,生存环境极为恶劣,而在这片生存环境极端恶劣之地,生存着两个族群,火狐族与赤狼族。

火狐族一族,人口上万,村落建立在飘雪山山脚下,因为在山脚下,高耸入云的飘雪山为火狐一族挡住了肆无忌惮的寒风,为火狐一族带来细微的生存希望,火狐一族才得以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繁衍生息。

如今,快十岁的寒零悠闲地漫步在飘雪山上,刺骨的寒风在空气中盘旋一圈后如刀刃般朝着寒零的脸蛋刮去。寒零一双灵动的眼睛看着风刃袭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当风刃离寒零的脸部还有数尺距离时,寒零迅的偏了下头,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相似的事情不断生,风刃划过脸部、手臂、大腿等部位,全被寒零轻松闪过,这样的事情对于普通孩子来说,完全是天方夜谭,可寒零却做到了。

寒零已经记不得他是从几岁开始,就这样在飘雪山上极限训练,唯一记得的是,刚开始训练的时候,每一次都被风刃划得偏体鳞伤。几年过去了,这里看似可怕的风刃早已对寒零没有任何威胁。

在飘雪山上散步的寒零突然停下了前进的脚步,朝前方那两棵被寒风侵袭得一丝不挂的古树看去。随即,寒零灵动的双眼眯了眯,嘴角轻轻上扬,对着两棵古树喊道:“火狼,你这个手下败将不用躲了,出来吧。”

听得声音,古树后方顿时一阵骚动,随即从中走出了一个红少年,想来他便是寒零口中的火狼。

火狼的身材极为壮硕,虽然和寒零一样还不到十岁,不过看起来却像是十六七岁的青年,全身饱满的肌肉看起来都充满着力量。纤瘦的寒零和火狼比起来,足足矮了一个头的寒零就像是个任人揉捏的娃娃,不过从眼前的情况看来,事实并为如此。

寒零面前的火狼,衣服上几道像刀划过的裂口和脸上还在滴血的划痕,都表面对寒零没有任何威胁的风刃对于火狼,却是具有很大的杀伤力。因此火狼是寒零的手下败将,也就不足为奇了。

高了寒零整整一个头的火狼,站在寒零面前,显得特别高大。火狼微微低下头,也不顾此时自己的狼狈,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对着寒零耻笑道:“寒零,你这个外族者别嚣张,你今天一定会被打得很惨的。”

寒零无奈的摇了摇头,每一个来挑战他的人,哪一个不是这样说的,可结果呢,还不是被打得跟死猪一样。寒零面带不屑地对着叫嚣的火狼道:“就凭你火狼吗?你这个胜率为零的家伙。”

火狼一听,一股怒火顿时从胸口处上升,在火狐族族内,他与寒零从六七岁开始,就不断的打斗,可壮硕的他就偏偏一直打不赢消瘦的寒零,这下子被寒零说中痛处,顿时愤怒了。火狼拳头紧握,面带潮红,似乎准备动手了。

“火狼自然打不过你,不过,我火虎应该可以打得过吧。”

一个比火狼还要强壮的红青年从古树后面走了出来,青年那一双如鹰一般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寒零。眼前这个比自己高出两个头的强壮青年,寒零自然认得,他是火狐一族公认的天才,十岁觉醒灵魂回路,成为魂术师,如今已经十四岁,仅用了四年时间就修炼到了九度子爵,修炼度是族内其他人的数倍。听的火虎的话,寒零无奈的摊了摊手,看着面前比自己高出两个脑袋的火虎,没有一丝恐惧地说道:“打不打得过,打完就知道,我还没和魂术师交过手呢。”

寒零刚一说完,便脚下使劲,朝着火虎的方向飞奔而去。

火虎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寒零,心中不由一惊:“好快的度,明明还没有成为魂术师,却能达到如此快的度。难怪族内的小家伙们没一个敌得过他。”

寒零看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火虎,顿时心中暗喜:“居然不动,太自大了,看我把你打飞。”寒零右手紧握,借助飞奔的力量,用尽全力的一拳对着火虎的腹部狠狠砸了下去。

火狼看着火虎被寒零一拳砸中,不由着急叫道:“火虎大哥?”

“力道还不错嘛,可惜还远远不够,给我滚吧。”火虎双手迅地抓住寒零还停留在他腹部的右手,轻轻一抬,轻而易举地将寒零给提了起来。随后,抓着寒零在空中急的转了几圈后,把寒零狠狠的扔向高空。

被扔向高空的寒零,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还有右手的隐隐作痛。

火狼和火虎看着在空中无处借力的寒零重重的摔在地下,嘴角都裂起一丝残忍且得意的笑。

倒在地上的寒零,艰难的爬了起来,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充满兴奋地盯着火虎,笑着说道:“一年,只需要一年的时间,我就能打败你。”

“一年,你开玩笑吧,火虎大哥已经是九度子爵,仅仅差一丝就能进阶到一度伯爵,伯爵的可怕你是不会了解的,就算给你十年,你这个外族者一样赶不上火虎大哥的。”火狼听的寒零的话,不由愤怒地对着寒零吼道。

“火狼,和这个嚣张的外族者废话那么多干什么,一个没有族群的可怜小孩罢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族长就肯让这个外族者和那个草帽老头居住在我们族内。”火虎看了看从高空中摔下来摔得浑身是伤的寒零后,对着火狼教训道。

“火虎大哥说的是。”火狼乖乖的点了点头。

“咦,外族者,你身上的伤似乎不多啊,我再给你添几道吧。”突然,火虎转过头,对着寒零残忍一笑,说道。

寒零听得火虎的话,顿时一怒,简直就是欺负人啊,不过火虎的确就是要欺负寒零一番。既然打不过火虎,那就只有逃了。寒零迅起身,放开步子,朝着飘雪山山下狂奔。

火虎看着飞逃离的寒零,眼中闪过一抹不屑,双手迅结了几个令人眼花缭乱的印,随后朝着寒零逃离的方向轻轻一推。

顿时,空中无数火红色的光点极凝聚,形成了一条长近三米的火龙,火龙在空气中一摆尾,便以比寒零快上数倍的度袭向寒零。

‘吼’

寒零怒吼一声,双手成掌,拍向袭来的火龙,随后整个身子便被火龙覆盖。

“火虎大哥,这样子,寒零会不会死啊?”火狼看着被火焰覆盖住的寒零,担心道。

“放心吧,虽然我很讨厌那小子,不过还不至于弄死他,我只是用了最初阶的魂术,根本烧不死,不过皮外伤是免不了的。”火虎自信的一笑,显然对于自己驾驭魂术的能力自信满满。

火焰散去,只留下偏体鳞伤的寒零。

寒零目光射向山顶,山顶上火狼和火虎同样看向寒零。寒零看着他们不屑的目光,咬了咬牙,心中暗暗誓:“总有一天,要打飞他们。”

随后,寒零转身朝着回家的路走去。在走了一大段路时,突然一道清脆且带着焦急的声音响起。

“寒零,你怎么了?”

一道和寒零一样瘦弱的少年一闪之间,就来到了寒零身旁,双手扶住摇摇欲坠的寒零。

同样是火狐族族人,同样是火红色头,不同的是,少年清澈的双眼中,没有任何一丝不屑和排斥。

“火狸,是你啊。”寒零看了一眼面前和自己一样高的少年,对着他微微一笑。

“你怎么浑身是伤啊?族内的那些家伙不是都打不赢你吗?”火狸澄澈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寒零,等待寒零的回答。

“没什么,只是和火虎打了一架,不过火虎还真是强,打得我毫无放手之力。”寒零轻笑着说道。

“你总是那么冲动,活该被打。”火狸说着,还用手敲打了寒零的脑袋一下,不过又转变了语气说道:“不过火虎也太过分了,居然仗着自己早修炼几年的本事把你打成这样。”

“至少是他的本事,没办法,技不如人。不过用不了一年,我一定会打败他的,等着瞧。”

火狸看着寒零那坚定的目光,无奈的摇了摇头,扶着寒零下山回家。

火狐一族,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排斥寒零,理由很简单,寒零不是他们火狐一族的成员。当然,火狸是个例外,至于原因,可能就是他们两人有个相同之处,他们都是孤儿。

寒零从懂事起,就被告知自己是个孤儿,没有父母,亦或者被父母抛弃。而将寒零抚养长大的,是一位整天戴着一顶破草帽,嘴角永远叼着一根稻草的大叔,他被寒零称为影叔,被火狐族的孩子们称为草帽老头。

至于火狸,听族内一些大人说的,火狸的母亲在生下火狸后就死了,而他的父亲因为妻子的离去,伤心欲绝,和妻子共赴黄泉,也不管自己的亲生儿子火狸。

也许正是因为同样是孤儿,两颗小小的心羁绊在了一起。

火狸扶着寒零,终于到了寒零的家门口,虽说是家,不过也仅是一间用稻草堆积而成的茅草屋。茅草屋前,一个全身衣服满是破洞的男人躺在摇椅上,嘴角叼着一根稻草,浑浊的双眼看向走来的寒零和火狸,脸上带着一丝僵硬的笑,之所以僵硬,可能是这个男人很少笑吧。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