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不是想报警吗,我帮你了

听书 - 满级大佬穿越后被团宠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躲一边去。”猫猫说。

艾芬芬听话的退到凯迪拉克后面去了。

“你,你敢打人!”冯颖儿坐在保姆车上,她戴着墨镜,可镜片后的眼睛却闪过慌乱。

“是你让你的保镖打艾芬芬的。”猫猫陈述着,仿佛根本不需要询问她来之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冯颖儿却道:“是她像个疯子一样突然冲出来拦我的车,还大吵大闹的,我的保镖没有看清人,他们只是履行保护我的责任。”

猫猫点了点头,“这句话我听明白了,你是说,你们不是在打人,是自卫,对吧?”

冯颖儿哼了一声,“你知道就好,你才是打人,而且打伤了我的多名保镖,我就看在你我都是一个公司的份儿上,不跟你计较了,你马上从我眼前消失,否则,你也不想闹到警察局吧?”

猫猫却慢慢上前,她穿着宽大的t恤,看似瘦小的身体停在保姆车前。

冯颖儿强撑着与她对视。

猫猫却忽然出手!拉住了冯颖儿的胳膊,将她整个人从车上拽了下来!

冯颖儿细皮嫩肉的,顿时尖叫不停,胳膊和腿上蹭破了一些皮。

“久心甜!你要告你人身伤害!故意伤人罪!让你蹲监狱!”冯颖儿夸张的大叫。

那些保镖挣扎着起来保护冯颖儿,却再次被猫猫打倒在地,期间夹杂着咔咔的声音,是骨头碎裂的声响。

最后,猫猫停在冯颖儿面前,掐着冯颖儿的脖子,那吵闹的声音瞬间消失。

猫猫居高临下的看她,问道:“冯颖儿,那你知道艾芬芬为什么要找你吗?”

冯颖儿挣扎着摇头,她只觉得缺氧,脖子上那只白嫩嫩的小手,却如钳子一般,仿佛下一秒真的能掐死她。

“你做过什么好事,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敢偷我的东西,今天怎么没胆承认?”猫猫问。

“我……没……偷。”

猫猫歪了歪头,“嘴真硬呢,那首歌好听吧?你打算做专辑主打歌?嘻嘻,但是很可惜,你恐怕短时间内不能唱歌了。”

明明用天真的语气说着这些话,手指却猛的用力!

随即将冯颖儿甩在一旁!

“久心甜你……”冯颖儿大喘了几口气,剧烈的咳嗽,刚一开口说话,嗓子却一阵灼痛!她脸色一变,“我的嗓子怎么了?”

声音像是走了音的二胡,异常刺耳!

“我的声音,这不是我的声音!”冯颖儿反复尝试,咳嗽出了血丝,这才有一丝惊恐。

艾芬芬跑出来,担心的说:“甜甜,她不会死吧?”

“我倒是想杀她。”猫猫意味不明的说。

艾芬芬哆嗦了一下,哭丧着脸,“这个时候你还开玩笑……我们快跑吧?”

可是,这话似乎说的有点晚了。

“你们给我住手!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然打自己公司的人!久心甜,艾芬芬,你们完了!”

随着这声大喊,李嵋带着十几个保镖飞奔而来,身边还跟着一个扛相机的人,闪光灯不停的闪烁着,几乎要怼到猫猫脸上了!

猫猫眯了眯眼,将扛相机那人一脚踹翻,把相机也砸的稀烂。

“李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帮着自己的艺人剽窃!”艾芬芬忽然冲着李嵋喊,这个时候害怕都忘了,“冯颖儿叫你来的吧?你还真是个好经纪人,先不管她的死活,倒是没忘了安排八卦记者!”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行,能打是吧?我看你们有多能打!”李嵋拉起冯颖儿,让保镖上去。

可也就在这时!

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响起,警车很快就出现在了车库里。

猫猫不慌不忙的看着冯颖儿说,“你不是想报警吗?我帮你报了,惊不惊喜?”

“你……”冯颖儿怒气上头,猛的又是一阵咳嗽,咳的撕心裂肺,“李姐,送我去医院。”

而此时,警察了解了事情经过之后,考虑到涉事双方都是公众人物,全部带回警局处理。

“警察,我的艺人是歌手,她的嗓子十分重要,现在必须送医治疗。”李嵋强势的说。

警察却道:“王子犯法还与庶民呢,这种时候,不管你是谁,配合调查,那些个断胳膊断腿的都不吱声,你嗓门冒烟就这样?”

李嵋气道:“你知不知道,如果她的嗓子坏了,你砸锅卖铁都赔不起!”

那警车动了真气,正气凛然道:“我只知道,我要是给你们开特例,我就对不起身上这身衣服!带走,全部带走!”

反观猫猫和艾芬芬就配合多了,早早坐在了警车上,那乖巧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犯事儿的人。

不一会,警车又浩浩荡荡的开走了。

而就在刚刚事发地点的正后方,一台军绿色的越野车里。

顾泽一按停了手机上闪烁的红点,啧啧的叹道:“你说,怎么每次来cbd,都能遇上大场面呢?上次是热气球表白,这次是双拳敌四手,可是,这两件事都是小甜甜干的,怎么前后差别这么大呐!”

“走了。”副驾上的人漫不经心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手机,屏幕上的瞄准镜不断切换,在抢救刚刚分神的时候差点被点完的队友。

顾泽一瞥了旁边一眼,“嘿,瑾二,这事儿你能不能热心点?刚才多好的英雄救美的机会阿,咱俩要是下去,不顺利跟久心甜搭上线了吗?”

“这么会编,你怎么不去当编剧?”瑾二懒洋洋的说,透着骨子里的散漫劲儿,声音有股子清冽的味道,偶尔的沙哑竟有些诱人,他的嗓子,虽没痊愈,但似乎好多了。

顾泽一噎,“我说,你什么时候这么君子了?平时馊主意不是你最多?”

“顾君子,那你录像干什么?”瑾二轻飘飘的问。

“我这是记录真相,算了算了,怎么着都是你有理。”顾泽一发动车子,平稳的开出去,“对了,警局那边你也得知会一声吧?”

“要相信人民警察。”瑾二慢悠悠的说。

“我是坚信不疑,但是姓冯那女的不像善茬。”顾泽一说。

瑾二没有反应,慢腾腾的结束了一局游戏,才拨了一个电话。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