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逆天符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普通武灵’离体的情况就己经极其罕见,‘天级界之武灵’离体,更是从古至今都没发生过的奇闻。

一夜之间,夏易武灵消失的事件就传遍了整个华夏大地。

有人大笑,有人婉惜,有人默然,有人嗟叹。

什么叫人情冷暖?夏易对此感触最深。

别人不说,单就夏易的二叔夏严,对待他的态度就己经是天地之别了。

父母十年前失踪,夏家家主之位实际上早就归了夏严,但因为夏易拥有‘天级界之武灵’,夏严对他一直很器重,而借着夏易的名号,夏严的商途也混得风生水起,短短十年间就让夏家成为大商帝国的首富。

最初,在夏易的武灵刚刚消失的时候,夏严对他还是不错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确定夏易再也无法恢复之后,夏严对他的态度也随之转变了。

有一次夏易上街,在回来的路上看见俩地痞调戏一名女子,他上前制止,结果被俩地痞打得鼻青脸肿,遍体鳞伤,最后被人抬着送回了家。

至此之后,夏严对夏易再也没有好脸色了。

没过多久夏易就被夏严找了个借口赶出大宅,只得搬进李府后花院废弃的祖屋。

以前风光无限人人倾羡的夏易,彻底沦为他人口中的笑柄。

名声,一落千丈。

人见人欺,以前那些嫉妒他的小人一个一个跳出来,对他落井下石,相对的是,以前那些和他称兄道弟的朋友也一个一个失踪了,出了事儿找他们,连人影都看不到。

整整三年时间,夏易都是在混混噩噩中渡过,虽然他还是坚持每日勤修武技,可失去‘武灵’感应不到‘天地灵气’的他,修炼的在刻苦,实力也永远不可能突破人体承受的极限。

夏易四处受人白眼,唯有妹妹夏夜对他不离不弃,夏易被赶出大宅,她也离开了大宅,宁愿和哥哥挤在破旧的祖屋每天清茶淡饭,也不去享受夏家的锦衣玉食。

本来就连夏易自己都有些心灰意冷了,能够坚持到现在,一是为了照顾夏夜,二则是为了心中的执念。

半年前,夏严擅自做主,将夏夜许配给大商右相秦松之子秦炎,这件事让夏易勃然大怒,去找夏严质问,却被夏严之妻中途拦下,指使下人将他打到吐血昏迷。

等到夏易清醒,己经是一个半月之后,如今婚期己定,半年之后,秦炎就要前来迎娶妹妹了。

秦炎是朝歌出了名的恶少,不知道祸害了多少良家女子,妹妹嫁给这样的人渣,能好得了吗?

可就算怒气冲天又能怎样?自己有改变妹妹命运的能力吗?

没有,除了眼睁睁看着,他根本就无能为力。

夏易昏迷的时候,夏夜以死相逼,才获准留在哥哥身边照顾,看着妹妹终日以泪洗面,夏易心都碎了。

夏易每天都在懊恼中渡过,直到有一次他无意中发现夏夜枕头下藏着一把匕首,那一天,他的情绪彻底失控。

夏夜外柔内刚,认准的事,十个人也拉不回来,眼下婚期将至,偷偷藏了一把匕首要做什么?要寻死吗?

夏易没有去质问夏夜,因为他知道,现在去质问妹妹不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会让妹妹的情绪提前崩溃。

他把自己反锁在屋,终日研读夏家先祖留下来的有关武灵记载的秘录,终于被他找到了一条自认为可行的办法。

布置一座聚灵大阵,拘来游荡在外的武灵,将之强行纳入体内。

虽然秘录上面清清楚楚的记载着成功率极其渺茫,而且一但使用,自身寿元立刻减少一半,但夏易己经没有别的选择了,想要阻止妹妹嫁给恶少,只有自己重新拥有力量。

于是,就发生了红色流星事件……

夏夜边哭边讲,秋风很快就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那颗红色流星别人不知道是什么,但秋风却知道,因为他就是那颗红色流星。

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事吗?

难道夏易和我融合了?也不对呀……

我不是夏易,那真的夏易跑哪儿去了?

死了吗?

如果死了,那尸体呢?

努力回想当时的情景,秋风不禁摇了摇头。

在没撞上地面的时候,他就己经昏过去了……

“妹子,好多事我都想不起来了,比如武灵什么的……”

了解了一些自己的‘过去’,秋风又询问起其它事来,他要从夏夜口中,一点一点了解这个世界。

转眼五天过去了,秋风对这个世界多多少少有了一些了解。

这是一个类似中国古代的广阔世界,不同的是,因为‘武灵’的存在,让这个世界出现了很多拥有非人力量的人类。

对于‘武灵’,秋风一听就明白了。‘武灵’就是所谓的‘灵魂’,那些生前实力强大的生灵,死后‘灵魂’聚而不散,即为‘武灵’。

师父说送我去一个煞气冲天的世界,现在看来,一定和这‘武灵’有关了。

“妹子,你是不是也有武灵?”秋生摸着脑袋上的大包,又想起那天了事了。

面对秋风的询问,夏夜脸色一红,轻轻的点了点头。

华夏大地生灵千万,最不缺的就是‘武灵’,当然,人有强弱,武灵自然也有,而武灵的强弱取决于武灵生前的实力,生前实力越强,死后化为的武灵就越强。

对武灵的种类等级划分,夏夜不是很了解,她也是从夏易那里才了解到自己的‘武灵’是什么。

她的武灵种类非常稀有,名叫‘守护武灵’。

守护武灵除了可以像其它‘武灵’一样赐与‘宿主’加快引导‘天地灵气’这项最基本的能力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本领,那就是在‘宿主’受到伤害的时候,自行保护主人。

夏夜一解释,秋风顿时就明白了。

“哥,我真的不是故……故意要打你的头,是是……小小灵自己做主,我我真的没想……”

夏夜扭捏着衣角,看得出来,她对上次打昏秋风,一直都很内疚。

多好的妹子啊。

冲动之下,秋风抓过夏夜的小手,一边用力揉捏,一边安慰:“傻妹子,哥怎么会生你的气呢?要怪就怪我当时脑子有点糊涂,根本不知道在做什么……咳咳,你不怪哥,哥就很高兴了。”

夏夜很不习惯秋风这个动作,但她的性格实在太温柔了,往回抽了几次没成功后,也只能小脸红红任如他抓着了。

皮肤比婴儿还要柔嫩,长着一对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在配上那娃娃一样惹人疼爱的小脸……这妹子真好。一边揉捏着夏夜的小手,秋风心中叹道。

可这时,夏夜小嘴一撇,哇的一声,扑到他怀里大哭起来。

“哥,我真的不想离开你呀。”

“别哭,好好的哭什么?”

“我的婚期只剩下七天了,七天之后我就要嫁给秦炎,就再也见不到哥哥了。”

夏夜边说边哭。

“七天……嫁人!”秋风顿时一僵。

这么好的妹子,要嫁给别人了?

脑中回忆着这几天夏夜述说的情况,秋风的眉头越皱越紧。

本来要是事不关己,以秋风的性格,定然是高高挂起,但现在不是这样,虽说自己一点也没有‘代入’夏易这个角色,但冲着夏夜这样的好妹子,他也绝不可能坐视不理。

这样的好妹子,怎么可能给别人呢?

纠结,这里可是大商王朝,而对手是堂堂相国之子,自己是谁?只是一个刚刚穿过来的普通人啊。

煞气!

对了煞气!

如果我能结煞的话,兴许……

秋风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想起师父送自己来这的目地了。

“好妹子,能帮哥找来纸笔吗?普普通通就行,当然,如果能搞来朱砂笔和黄裱纸就更好了……”

夏夜虽然不懂秋风的用意,但向来乖巧的她连问都没有问一句,点点头就出去了。

虽说夏家兄妹在夏府连行动都受到限制,但像拿来纸笔这样的小事儿,还是可以做到的。

不大一会工夫,夏夜就取来了纸笔。

纸是普通的白纸,笔是普通的狼毫。

秋风满意的点了点头。

秋风施展画符之术并不是一定要黄纸和朱砂笔,这只是一种习惯,就像用惯了某件东西,使起来顺手罢了,在他学习画符之术的第一天,老道士就曾和他说过,真正的符术,不局限用什么纸用什么笔,甚至没有纸没有笔都可以,重要的只有一点,要用心。

挺深奥,完全不懂。

学符术十年,老道士的这番话,他也不懂了十年……

一万三千六百种灵符咒法,秋风早己烂熟于胸,当然,虽说灵符咒法很多,但种类繁多的符术威力有强有弱,这其中自然也是有等级存在。

秋风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最后提笔刷刷刷在白纸上画了一个最简单的符。

“哥,你画的是什么?”夏夜一边砚着磨,一边好奇的看着白纸上的古怪符纹。

‘这个叫清心符。’

秋风将白纸捏在手中,深深的吸了口气,运指向白纸点去。

“嗤!”

白纸泛起一丝极淡的红芒,转瞬即逝。

煞气!

成功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