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没有人能完美犯罪

听书 - 神豪从眼睛变异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李丽梅的问话结束了,她的身份也从普通人变成了犯罪嫌疑人,被扣押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审讯周怡了。

周怡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李丽梅被带下去,不同的是她的手上有一副手铐。

折让周怡不禁有点慌,看来李丽梅肯定已经把她供出来了。

【周怡:23岁,沪市美术学院学生,自小跟着母亲生活,心思缜密,父亲周贺军被姜中和杀害,设计致使姜云明死亡,下一步的计划是杀死姜中和。】

当周怡走进审讯室的时候,程青看到了她的脸,同时也看到了她头上的基本信息。

基本信息结束之后,她头上再次跳出了一条信息。

【发现技能:初级素描,100积分是否提取?】

程青:“……”

这么严肃的场面能不能不要给我来这个?

【提取】

遇到技能不提取不是程青的风格。

周怡是一个长相甜美动人的美人,一颦一笑都能牵动人心的那种。

“直接问她为什么八点钟会出现在姜云明的别墅?之前问她的时候却说在学校?”

戴思思上来就让周车放大招。

“周怡,我们之前问你话,你说案发的时候你在学校,可是我们现在得到证据八点钟的时候有人在姜家别墅看到你,你有什么话说?”

面对车周的问话,周怡瞬间有些慌乱,脸上也挂上了泪水。

“我……那天早上确实去过别墅,因为我的包之前落在那里了,我回去取一下包,然后就走了。”

“那之前问你你为什么说没去过姜家别墅?”周车严肃的问道。

“我……我害怕,后来我听说云明死了,就在我从别墅离开之后,我怕你们会觉得云明的死跟我有关系,所以我就没敢说。”

周怡表现得楚楚可怜,眼中挂着晶莹的泪珠。

程青一直看着她,他已经知道结果了,姜云明是周怡设计害死的,现在只要让她承认就行了。

可是到目前为止,周怡头上没有出现任何心理。

“问她有没有看到李丽梅?”

戴思思在话筒里说道。

“你从别墅离开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李丽梅偷画离开?”车周开口问道。

“画是李阿姨偷得?我没有看到她。”

周怡表现的很惊讶。

程青倒是有些惊讶,这周怡确实不简单反应挺快的。

如果这时候她回答看到了李丽梅,就牵扯到为什么之前不说,不说就是心里有鬼。

周怡当时遇到李丽梅的时候并没有碰面,而是相隔有十米的样子,两人虽相互看到却没有对视,所以周怡才敢这么说。

“程青,有没有什么办法?”戴思思看向了一旁的程青,这个周怡确实挺令人头疼的。

现在程青最想弄清楚的是一点。

周怡到底是怎么设计杀死了姜云明。

“问她知不知道姜云明是怎么死的?”程青在话筒里说道。

这句话看起来像是一句废话,程青主要是想看看周怡会产生什么心理。

“你知不知道姜云明是怎么死的?”车周按照程青的话问道。

“不是说死于急性心脏病吗?”周怡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柔弱的问道。

【他就是死于心脏病。】

程青看到她产生了心理。

“跟她说:没错他是死于心脏病,可是为什么他临死之前没有吃到药?”

车周按照程青的话,继续询问。

“没有吃到药?他的药一直都是放在口袋里的。”

【我只要一拿他心脏病的事情嘲笑他,他准犯心脏病,想让他拿不到药还不简单?】

程青看到周怡这条心理之后,立马就明白了。

现场其实是周怡设计的,姜云明死之前没有拿到药是周怡不想让他拿到。

虽然知道了结果,但是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件事是周怡干的,周怡面对所有的问话都是拒不承认,就算是程青一时间也找不到突破口。

至于姜云明的徒弟还有他的发小,程青看到他们的基础信息之后一句话也没问,他们两个跟这件事情毫无关系。

现在想让周怡认罪只能找到证据,想从她口中套出话来有点难。

周怡最后离开的时候,程青突然看到了她产生的心理。

【姜云明死有余辜,他跟他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警察治不了他们,老天治不了他们,我帮你们治!】

“唉……”程青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突然不想管这个案子了。

“戴警官,胡主任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程青看到周怡离开了,赶紧也要告辞。

“哎程青,你别着急啊,案子虽然还没完全突破,但是今天至少突破了李丽萍,等一下要做个案情总结,你等完了再走也不迟。”

胡主任想留住程青。

戴思思其实也想让他留下来,今天能突破李丽萍全靠程青,虽然他让问的一些话有点摸不清头脑,但最后发现非常有用。

“不了,你们总结吧,我真的有事。”

说完他跟大家挥了挥手,就连忙跑了出去。

当他出了警局的时候,刚好看到周怡在路边等出租车。

程青走到了他身边,周怡看了他一眼。

“周怡是吧?”程青开口说道。

“你是?”

“刚刚在警局你被问话的时候,我就在你旁边的镜子后面。”程青开口说道。

“你是警察?”周怡瞬间保持警惕。

“我不是,你不用这么紧张,我过来就是想跟你说,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父亲在天之灵估计也不希望你这么做,没有人能完美犯罪,好自为之。”

说完之后,不等周怡反应程青转身就离开了。

他已经决定了不管这个案子了,如果周怡是个绝对十恶不赦的坏人,杀了一个好人,那程青会想尽一切办法将她绳之以法。

但是现在十八岁的他真的无法判断这个案子的是非对错,他不是执法者需要严明律法,也不是私信者帮人开脱罪名。

所以他决定不再管这件事。

周怡站在原地看着离开的程青,她心跳的很快,刚刚一瞬间她觉得程青什么都知道。

自己杀人的动机,甚至可能已经掌握了自己杀人的证据。

可是他为什么不拆穿自己,反而跟自己说了这么一句话呢?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