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半夜鬼叫声

听书 - 听灵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救命啊——救命啊——”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庸医!你们都是庸医——”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

……

轻,幽,断,续,缥缈无踪的声音招魂索命般直钻我的耳中,令我只觉毛骨悚然,这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声音?见鬼了?

害怕、紧张、着急,我感觉鸡皮疙瘩爬了一身,然后我试图睁开眼睛像看看究竟怎么回事,可眼前像一片黑暗的死海——无尽的黑暗无穷无边,不过似乎那似有若无的声音也突然消失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老子挂了,这是九幽地狱?不能吧!记得七岁那年有个号称百算百灵、从不虚言自称赛半仙的算命老头就给我算过命,我只要二十岁不死,就能长命百岁——慢着!二十岁?我靠,貌似老子今年正好二十岁,莫非现在正是在劫难逃?还是已经逃不了死翘翘了?

你么,求解求救啊赛半仙的算命佬!

你这死老头不请自来还满口胡言乱忽悠,害我那酒鬼老爸把家里唯一的老公鸡也给宰了,还要爷给你俩打酒喝,吃饱喝足临了丢给爷一个的白色玉坠,什么一定要贴身常戴遇到可怕的事情特别是有生命危险时让我吃了它——没错,就是让我吃了它,我从七岁到现在都觉得这死老头不靠谱,骗吃骗喝胡言乱语不,你么玉坠有吃的么?这是面捏的还是糖做的?还让我吃,真有那种情况我他么不死不也被这玉坠崩掉大牙或者噎死?

不过胆怕死的我居然也毫无原则地将玉坠一直挂在胸前,我倒没有什么“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只是这玉坠虽,但却好看!且不玉坠质地如何,那玉坠一面刻着一个头生双角腰缠毒蛇的裸衣蛮汉,一面刻着一个手抱玉兔的蛇身裸衣美女,雕工很精致。其中对我吸引力最大无疑是这美女胸前的三个玉兔,直至如今还可以修炼童子功的我看了依然会面红耳赤,都是这不正经的死老头作的孽,我诅咒他天天没有肉吃,日日没有酒喝!

咦!貌似周边天气还挺热,九幽地狱不是传永远是凉飕飕的阴风的吗?莫非我还没死?可这黑乎乎的无边世界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穿越了?可你么这什么异世界?暗黑大世界?穿越附送的无敌金手指呢?神器、丹药、无敌神仙随身带,哪怕是附送个什么乱七八糟的召唤神将神兽系统也好啊?莫非还没有激发金手指?求提示!

“狗仔?”

正当我意o淫身在异界收服无数强者为奴为仆,后宫佳丽三千,神兽弟无数,就要大发神威斩杀大魔头以振救异世界的无数生灵时,一声粗旷、激动还隐隐暗含惊喜的“狗仔”爆响耳边,将我在异界的无数辉煌通通炸为虚有。

我靠!

老爸!

我晕!

我没死!

穿越个毛毛虫!

老子貌似躺在床上!

“老爸!哎哟——”我刚想用手把身体支起来,可谁知手臂刚一做动作,一阵剧痛就猛袭而来。

“别乱动!”老爸赶忙制止道,想了想这时或许应该安慰一下比较合适,“手折了而已,没事!”

我晕!

老爸!你真的是我亲爸?手折了还叫没事?不过我也心知老爸的话方式,这样的安慰方式已经算是极尽温柔了。

老爸堂堂七尺男儿长得张飞似的五大三粗,大字不识一箩筐,一手祖传的打铁手艺享誉四邻八乡,性格粗鲁、直接。

然而就是这么个人二十年前却能娶到号称乡里一枝花的老妈,那时师范本科毕业的老妈文可为师、貌可惊人,还是当时乡长的女儿,可谓乡之娇女,老爸老妈两人的结合在当时是美谈也是笑谈更是怪谈,但其中缘由这世上除了老爸恐怕再无人得知。我也多次追问甚至趁他酒醉时套问,可惜老爸关于这事就像生了锈的盖子——死撬不开,我也只能和许多人一样好奇着,而且还得继续好奇下去。

老妈应该很美吧?

看相片就觉得很美,真人应该更美吧!

可惜我没有见过老妈,我因老妈而生,老妈却因我而死——老妈生我的时候难产,在当时只能保大或保二选一的时候,老妈面对老爸的极力保大弃的时候,虚弱的老妈却坚定地告诉老爸:要么选择儿子,要么两个都不选。彼情彼景,老爸除了落泪神伤,还能怎地?就这样,我呱呱叫着来到了这个世间,代价是老妈黯然地离开。

一来一往!

掌管世间的老爷,你他么就是这样保持世间平衡的吗?

我是老妈离开老爸的罪魁祸首,按电视的情节我应该是老爸报复发泄的对象才合理。可现实不是演电视,老爸并没有因此怪罪我,反而极力想对我好一,可一个五大三粗没有再娶的大老爷们想带好带大一个孩谈何容易?风雨二十年过去,一把翔一把尿——呃!吃这个不好吧?含辛茹苦总算也把我拉扯大了。

咦!?现在忆往昔不合适宜吧?我这是干嘛啊?中邪了?

强行拉回记忆,我努力清醒了一下,突然又提着心声问道:“老爸!我这是怎么了?我的眼睛是怎么回事?我瞎了?”

越问我也越心惊,难道我真瞎了?

我不在九幽地狱,不在暗黑异界,哪这无尽的黑暗算怎么回事?除了瞎,还有其他解释吗?或许这时暂时性失明是最好的安慰吧!老爸,你那口无遮拦的恶习千万不要吐出“马上要挖掉眼珠”之类的医生最终诊断啊,如果是这样那我绝对认定他们是杀手庸医,二十年前曾经有一个伟大的女子在这里牺牲自己成全了她素未谋面的儿子,难道二十年后她的儿子还要重温旧梦?

万一我真瞎了,哪可怎么办?闲时遛遛导盲犬,平时墨镜拉二胡,这——就是我今后的人生?

“没事!现在是晚上你在医院,只是眼皮擦伤,上了药,怕你乱动伤到眼球,包住了而已!”

老爸!好老爸!你真是我救苦救难的好老爸!

原来你也会天籁之音,这话听得我还蛮舒爽的,这是当年有号称“青山邓丽君”的老妈渡给你的吗?

没瞎就好!

……

……

老爸除了喝多了酒会多话语,平时一直都是个很少话的人。你看,我现在貌似伤得挺重,他居然也不继续安慰下,竟让周围的环境瞬间安静下来。

不过事实上我也觉得头重眼沉,这时或许再睡睡才是比较好的选择吧!

“救命啊——救命啊——”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庸医!你们都是庸医——”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

……

可人算不如天算,我刚试图安静睡一下,这似乎来自九幽的奇怪叫声再度响起,这是——半夜鬼叫声?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