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武傲乾坤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无尽的黑暗,深深包裹着慕风的意识,好似要将其彻底吞噬一般。在这种黑暗的压迫下,慕风的意识也在本能的进行反抗。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种黑暗在慕风意识的不停挣扎之下终于被撕裂开来。

“啊!”

慕风缓缓睁开了双眼,脑中随之而来的一阵疼痛和眩晕,让他禁不住痛吟了一声。

柔和的阳光从屋顶的瓦缝中照射下来,驱散了之前阴冷的黑暗,让他感到了一丝久违的温暖。

“我没死?我这是在哪?”看着这陌生的一切,慕风不禁有些迷糊,他的记忆还停留在从悬崖掉下去的一瞬间。

慕风是南方中医院的一名实习医生,酷爱登山、蹦极、攀岩等极限运动。在攀登冲天峰的时候,一名队友在途中突发意外情况而掉至崖壁,慕风爬至崖壁搭救这名队友,不料两人均掉入那万丈悬崖之中……

慕风挣扎着坐了起来,不料阵阵入骨的刺痛顿时从身体的各个部位传来。

不过这种痛楚丝毫没有减少他的惊恐。他发现自己身形竟然变小了许多,而且穿着一套破旧的奇装异服。

“靠,这是哪里,我这是怎么了?”

脑中一闪,慕风突然想到了什么,抓过旁边桌上的铜镜,往自己脸上照去,铜镜中并没有出现他那张熟悉的帅气脸庞,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十分陌生而略带稚气的小脸。

慕风使劲的揉了一下双眼,再次朝铜镜望去,结果仍然如此。他又朝着四周望去,只见不大的房间摆放着一张小床,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房间的角落还放着一个衣箱。这些破旧的家具没有一点现代气息。

“我竟然穿越了!”

从身体各部位传来的痛觉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他这才确定自己是穿越了,以前在小说中才能见到的穿越情节如今居然真实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他甚至有点不敢相信。

虽然以前在看小说的时候经常幻想着自己穿越的种种,但当自己真正穿越了,却发现一时之间自己根本无法接受。

不过好在慕风内心极为强大,并没有什么不理智的反应,心情也逐渐平静了下来。上天让自己在前世失去了生命,却让自己在今世得以重生,可以说已经对自己不薄了。

一想到以前看过的小说中主角穿越后都有着不凡的经历,慕风突然心生一种莫名的期待。

这个世界是否如同那些小说中描写的那般精彩呢?

这时从房门外传来两个声音,虽然声音都压得很低,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慕风却是听得极为清晰。

“慧妹,你也别着急,大夫说风儿没有大碍的,只是一时气血不顺而已。不过这也都怪我,风儿若不是为了采药给我治病,怎么会从落神峰上摔了下来?还好摔在厚厚的草丛之中,又遇到镇上的采药者,不然的话就……”还没说完便咳嗽了起来,因为怕吵着慕风,连咳嗽声都压得很低。

只听见女子低低的哭泣声:“你身子不好,风儿又出了这种意外,叫我怎么不担心……”

“这不是没事吗?我也检查过了,风儿连筋骨都没有伤着,可能只是受到惊吓了,你不要太担心。”

……

慕风突然感觉脑海之中似乎多了一些记忆,心神一沉,眼前闪过一幕幕回忆的画面。

通过记忆,慕风发现,穿越后自己所依附的躯体是一名十四岁的少年,名字竟然也叫“慕风”,这惊人的巧合不知道是不是命运故意安排使然。

自己所在的地方名叫红枫镇,父亲慕承志是镇上的红枫武馆一名普通的武师,母亲林慧则在家中织布绣花,然后拿到集市上换点家用补贴。

本来按照两人的收入,一家人会生活得不错,但是慕承志身患一种极为严重的内伤,需要大量名贵药草治病,耗去了家中绝大部分的钱财,因此一家人过得十分清苦。

“慕风”也正是因为想减轻家中的负担,瞒着爹娘去落神峰采药,从悬崖上摔了下来,才有了这次穿越事件。

不过当慕风回忆起另一段记忆之时,双手却不由得紧握了起来,脸上也出现愤怒之色。

如今自己所处的大陆被人称为圣玄大陆,是一个非常崇尚武学的大陆,只要稍微有条件的人家都会送自己的小孩去武馆或者宗派习武。在人们眼中,只有武者才能够受到他人的尊敬,才能在大陆生存。

家境贫寒的“慕风”,从小便很懂事,帮助爹娘分忧解难,姓格坚毅,修炼极为刻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迟迟无法跨入武者的行列,就连炼体境初期小成都未能达到。

这几乎成为红枫镇的一大笑话,“慕风”也因此受尽了周围少年的嘲笑、白眼,甚至是欺辱。

这一切“慕风”都默默忍受了下来,因为他知道,那些少年身后的背景不是他,甚至他爹娘所能惹得起的,他也不想爹娘再为他艹心,因此一直都是瞒着慕承志夫妇。

不过上天似乎对这个少年颇为不公。为了采摘悬崖上那棵二品灵药碧寒草,少年失足掉落悬崖,现在也不知魂在何处?

慕风心中暗道:你放心的走吧,我会替你照顾好爹娘的,那些欺侮你的人我也会帮你讨回公道的。

慕风在这名少年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在前世时,慕风是一名孤儿,从来都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被一个捡拾垃圾的孤寡老爷子收养。

不过那老爷子脾气十分暴躁,对他不是打就是骂。在他十二岁时,老爷子生病去世,他便一边上学,一边捡拾垃圾为生。周围的同学都叫他垃圾仔、小叫花,没人愿意和他同桌,没人愿意和他说话,白眼、嘲讽对于他来说成了家常便饭。

不过他忍受着这一切,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全国最有名的中医药大学,毕业之后又分到了最为著名的南方中医院。只是美好的曰子刚要到来,他却穿越到了此处。

慕风心中自嘲道:看来上天还要再考验一下自己啊!

“风儿,你醒了!”这时一名身穿朴素灰裙的秀丽少妇轻轻推门而进,望见慕风坐在床上发愣,欣喜的说道,那声音因为心情激动而微微颤抖。

“风儿,你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少妇坐在床边,将手中那碗药汤放在桌上,连忙关切的问道。

少妇秀美的脸庞噙着一丝温婉笑容,细细的看还能发现两道浅浅的泪痕。因为担忧整个人显得十分憔悴,让人看了极为心疼。

“娘,我没事了,你别担心。”慕风轻声说道。

林慧打量了一下慕风,脸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虽然眼前的慕风相貌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她感觉到儿子似乎有了很大的不同,一双黑漆漆的眼眸,散发出自信的光芒,整个人似乎也精神了许多。

“娘,怎么了?”慕风看着林慧有些吃惊的样子,还以为自己穿越一事被她看了出来。

“没什么,把这碗药喝了吧。”林慧这才缓过神来,端起桌上的药碗,递给了慕风。

慕风接了过来,浓郁的草药味带着一抹苦涩扑面而来。

“谢谢娘。”慕风喝完药后,轻轻说道。

“傻孩子,有什么好谢的,你没事娘就放心了。”林慧将药碗接了过来,一脸怜惜的望着慕风,心中的酸涩涌了上来,眼睛也是一下子红了起来。

虽然慕风没说,但是她也知道,儿子不仅受尽了欺辱,还承担着无法言语的压力,多少次她也是看到那个懂事坚毅的少年偷偷哭泣。

“风儿,你没事了?”一名身形瘦削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见到慕风精神不错,也是松了一口气。从中年男子眉宇之间少许的凌厉可以看出平时是一位不苟言笑之人。

“爹,我没事了。”慕风也是认了出来,进来的正是慕承志,他今世的老爹。

“没事就好。”目光在慕风身上扫视了一遍后,慕承志才放心的点点头。

“以后不准你再去落神峰了,否则……”慕承志突然脸色一变,陡然严厉起来。虽然是责骂之言,但话语中却透着一丝关心和爱护之意。不过话还没说完,他却是剧烈咳嗽起来。

这一下子把慕风和林慧都吓坏了,林慧连忙放下碗,想要扶着慕承志坐下。

“你身子不好,不宜过于激动。”林慧心疼的说道。

“我没事,老毛病而已。”慕承志对着林慧摆了摆手说道。

虽然知道慕承志身患一种极为严重的内伤,但是慕风并没有从记忆中知晓内伤的由来。

“风儿,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我扶你爹先回房了。”林慧扶着慕承志向房外走去,想必是慕承志刚才一时动气,牵扯到了内伤。

望着二人离去的疲惫背影,慕风的眼睛涌上一抹湿润,从小没有感受到父爱和母爱的他,心中荡漾着丝丝暖意。

;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